🍧

脾气非常不好 赶紧走吧 别瞎看了

小吵怡情

#私设漫天飞 谭陈 庄季一句话出入#
#亲兄弟设定#
#玻璃心勿扰#
#啾啾每一个小可爱 也感谢一直陪伴在身边的你我他#

1

百年一遇,李熏然和凌远吵架了。起初只是一点小矛盾,但不知道是谁先较了真,芝麻大点事情像滚雪球越滚越大,最后在凌院长摔门而去中戛然而止。
李熏然呆愣在原地,盯着那扇被主人摔的震天响的门,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拿起钥匙开车就去了他二哥家。
彼时度总正拿着画笔思索空间和层次,听见有人敲门,以为是谭宗明,淡淡应了声,门被拉开一条缝,窸窸窣窣的脚步停在身后。
“宗明?”陈亦度搁下画笔,来人没有搭话。他诧异的转身,却看见一个乱糟糟的卷毛脑袋闷闷不乐的盯着自己。陈亦度抬手揉了揉李熏然的卷毛,打趣,“大半夜警察来访可不是什么好事。”
李熏然没有搭话,陈亦度偏头看了眼倚在画室门口的谭宗明,心里明白了个大概。示意人把灯关上,带李熏然下楼。
李熏然耷拉着脑袋抱着抱枕靠在沙发上,陈亦度也不问,谭宗明点了根雪茄无聊的观察两个一模一样的后脑勺。李熏然沉默了一会,闷声开口,“哥,我想喝酒。”
陈亦度拿胳膊肘撞了一下神游的谭大鳄,“宗明,去多拿几瓶。”谭大鳄掐了烟,认命的去酒窖取了几瓶酒,心里盘算着该怎么和凌远算这笔账。李熏然还没等人再拿酒杯回来,抄起一瓶龙舌兰拧开瓶盖灌了半瓶下去,颇有梁山好汉生死之交一碗酒的架势。被呛得一阵咳嗽后,陈亦度忙倒了杯水给人递过去,夺走酒瓶,板起脸训人。
“不要命了?慢点喝。”
半瓶烈酒下去,李熏然打开了话匣子,小到凌远不许他挑食大到强权专政摔门就走,酒越喝越多,陈亦度也不拦着他,任由他闹。李熏然不知道喝了多少,最后连小时候赵启平抢了他半根冰棍的事情都竹筒倒豆子抖擞出来后,这才抱着酒瓶,迷迷糊糊吐在度总一张牌子拗口,不知是英文还是法文的毛毯上,临倒下前又挣扎着喊了一句,千万别告诉三哥,头一歪就睡着了。留下两位总裁面面相觑。
谭宗明一脸一言难尽斟酌着开口,“你这个弟弟,真够特别的。”

2

李熏然睡的并不踏实,梦里铺天盖地全是凌远。灰头土脸出任务回来,受伤不敢说,凌院长亲自去急诊室抓人,板着脸训他还想瞒天过海。洗完澡习惯性踢开拖鞋就往床上扑,被他嘲笑穿老干部睡裤的凌远,拿着吹风机一边揉他湿漉漉的头发,一边絮叨头发要吹干,李熏然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抱着手机和他哥开黑打游戏,趁着赵启平偷塔的间隙,扭头给还在语重心长讲科普的凌远一个浅尝辄止的吻。点火的结果往往是赵启平发现李熏然退出游戏,站在我方泉水一动不动,直到游戏结束。系着小狮子围裙专心做饭的凌远,喝醉酒抱着李熏然不撒手的凌远,一本正经说荤话逗李熏然脸红的凌远,穿上白大褂气场两米生人勿近的凌远……李熏然皱眉,这个冷冰冰的不喜欢,丢开。

3

李熏然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脑子里一团浆糊,稍微晃两下就一阵反胃。他揉揉太阳穴,给自己拿了杯水,踢啦着拖鞋下楼。当李熏然远远看见客厅沙发上坐着和陈亦度谈笑风声的人,没忍住打了个喷嚏,原本混沌的脑子霎时清醒。
“醒了?”给明诚端咖啡路过的谭总友好问候李警官。沙发上坐着的两个人齐刷刷看向他,李熏然突然很想转身就走。
“阿诚哥…”李熏然慢吞吞挪过去,不忘冲陈亦度使眼色。明诚揉了揉李熏然睡的软趴趴一头乱毛,“先把醒酒汤喝了,然后喝粥。”
李熏然宿醉未醒,谈喝色变,拖了个靠枕下巴搁上面趴着,“哥,我难受。”
陈亦度伸手拽趴着不动的卷毛脑袋,“让你昨晚喝那么多,起来把汤先喝了。”李熏然试图再抵抗几秒,一抬头对上明诚笑眯眯的眼睛,本来就心虚,只能拿起汤碗一饮而尽。
“乖。”陈亦度满意的拍拍李熏然,明诚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糖拆了包装纸递过去。和小时候李熏然嫌药苦不肯吃,被两个哥哥连哄带骗最后妥协,一模一样。
李熏然掏出手机划拉了两下,没有未接电话,微信对话框还停在昨天下午凌远问自己晚上想吃什么。李熏然沮丧的丢开手机,他想不明白,很憋屈。
“怕什么,没人要哥哥要你。”陈亦度见不得他这个一根筋傻弟弟委屈巴拉的样子。明诚一把揽过李熏然,“然然,你不想说我就不问了。有阿诚哥在。”李熏然鼻子一酸,一米八几的大小伙子愣是被他哥的话感动的想掉眼泪,又想到什么,忧心忡忡的开口,“阿诚哥,你千万拦着三哥…三哥那个暴脾气……”远哥可扛不住,李熏然默默咽下后半句,端起热好的海鲜粥扒拉几口。理所当然的没看见他两个哥哥复杂的眼神交流。

4

李熏然不知道,在他抱着酒瓶睡着后,他二哥咔嚓一张照片就传到了群里,附带言简意赅的事情经过,并劝住了半夜要开车过来接李熏然回家的明诚。明诚按住了要去医院揪人的季白,季白随后就找赵启平调出了凌院长精准的排班作息时间表,顺带威胁庄恕不许通风报信。
于是,当凌院长前脚刚走进办公室,后脚角落里就闪出一道黑影,反手锁上办公室门,哐当一拳砸在凌远的办公桌上,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结实的办公桌出现了一条肉眼可识别的裂缝。庄恕被锁在门外看的心惊肉跳,生怕季队长下一拳打在凌院长脸上。

5

凌院长看着庄恕连拖带拽拉走了季白,他原谅了季白的莽撞。还有一点私心,他对着那张比李熏然黑两个色号的脸没法生气。凌远心里空荡荡的,像寒冬腊月窗户碎了一角玻璃,北风呼啸而过,凌远觉得冷,他很想见李熏然。
昨天晚上摔门出去的时候,凌远就后悔了。他不敢回头看李熏然,他怕控制不住自己伤害李熏然,所以他擅做主张,选择先走。
等凌远到了医院,看见许乐山又堵在办公室门口,可真是讽刺极了。许乐山是他心里一根刺,不会随着时间推移而好转,而是在他成长的每一天,这种压抑和痛苦都与日俱增。他无孔不入,提醒自己你凌远算个什么东西,你骨子里不过就是个自私懦弱的疯子。
这样不堪的他,怎么能配得上那么好的李熏然。
可现在,刚刚季白那一拳,凌远想明白了,我比谁都更需要李熏然。

6

李熏然没睡好,在客厅坐了一会就开始打哈欠犯困,被两个哥哥赶进去补觉。躺到床上脑子又清醒得很,他不死心又拿起手机划屏解锁,凌远还是没动静。李熏然自嘲,兴许这回是真的要散了吧。他想起凌远那个气死人的态度,伸手戳戳凌远的头像,嘟囔一句“混蛋”。
凌远刚风尘仆仆从医院赶到谭总郊外的家,在客厅听了半个小时思想教育,又在门口犹豫了一会儿怎么开口带李熏然回去。推开门,不偏不巧听见句混蛋。凌院长眯起眼睛,走进毫无察觉的小狮子。
“我是混蛋,那你是什么?”凌院长压低声音,在人耳边用气声说话。李熏然被烟花炸的一个激灵。
“不行,李熏然。稳住,事儿还没解决呢。”李警官积极心理暗示自己,攥紧被角。
“好了,我们回家。”凌远伸手想把李熏然抱起来,被李熏然躲开了,凌远不解的看向李熏然。
“回家?你家还是我家。”李熏然本来就憋屈,看见凌远一点没有要解释的意思,一股无名火往外窜。
凌远只当小狮子闹别扭,呼噜一把头毛,“回家任你处置好不好。”
除去工作状态,小李警官脾气在他家几个兄弟里属于特别好的,很少跟人红脸闹脾气。但其实李熏然是个很犟的人,认定的事情谁劝也不好使。只能让他自己捋清楚想明白绕出来,
李熏然没搭话,站着和凌远对峙。凌远有点慌了,面前站着的是自己最熟悉的人,但周身凌冽的气质使得空气里像咔嚓结了冰。
“然然?”凌远试着开口,
“凌远!你头也不回的说丢下我就丢,我李熏然在你眼里到底算什么?”李熏然红了眼圈,低声吼。
“我从来没想过要丢下你,”凌远盯着李熏然红红的眼眶,想替人擦眼泪,又悻悻放下手“我只是怕,怕我会失去你。”
“所以为了你那些不存在的莫名其妙的假设,你就先判我死刑?”
“我没有,我只是不想把你卷进来。”凌远顿了顿,扯开一个笑,“熏然,现在你也可以选择先走,我不会拦着你的…”
李熏然努力让自己冷静,看着凌远一字一句说清楚,“我是个成年人,我有自己辨别是非的能力,我都不怕下一秒死在谁的枪下,我会害怕你把我卷进来吗?”
“熏然,我有段糟糕的过去,我有医院要负责,我有前妻,也有收养的女儿,我配不上你…我想你离开我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
“凌远,你别替我做选择,如果你连这点信任都不肯给我,我走还是留有意义吗?”
“那好,之后无论出现什么事,你都别想我再放手,”凌远宝贝的抓起李熏然的右手放在手心,十指紧扣,“我想跟你,长长久久的走一辈子。”凌远话音刚落,李熏然空着的左手抬起来就是一拳,丝毫不留情。没等凌远反应过来,他揪过凌远衣领狠狠亲上去,直到有丝丝血腥味才松手。
“凌院长,你理解错了吧。这是你欠我的。”

7

草丛里蛰伏已久的小狮子,看似纯良无害,却能一招毙命,得意洋洋,满载而归。

8

凌院长和李警官百年一遇的吵架,在凌院长肿了半边脸,据李警官自己说闪了腰请假一天中圈上了圆满的句号。
至于两个人到底起初因为什么吵架的,谁还会在意这些细节呢。

哪有什么配不配,
没准我和你,刚好就天生一对。


不提倡吵架 生气伤身体
沟通沟通沟通)

李熏然说 他有几个愿望


8岁的李熏然 抱着西瓜坐在电视机前 看超级英雄 梦想改变世界
18岁的李熏然 瞒天过海偷偷报了警校 国旗下宣誓 志在除暴安良
28岁的李熏然 枪林弹雨里摸爬滚打 躺在病床上有那么点私心 好好活着 好好爱人

“我不去想改变世界了 我想除暴安良 爱你”


灵感来自微博那组 妈我饿了 表情包

小李警官和院座的日常 hhhhh

用图自取 告知即可




你如此相信我能承其所志 做一个以民为重的好皇帝 那就尽你所能 安然无恙地回来 我绝不会让帝王之位动摇我的本心但我仍然希望 你能一直在我身边 亲眼看着我去开创一个不同的大梁天下 好吗

当然

小殊你终于回来了
你看 江山繁华 海晏河清